首页 生活消费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中国助听器芯片自研28nm先进制程,突破欧美55nm专利垄断!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中国助听器芯片自研28nm先进制程,突破欧美55nm专利垄断!

去年底,一则和医疗设备相关的视频刷爆朋友圈。片中,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夫妇指出,中国医院中的大型医疗设备95%依赖进口,连耳朵里戴的小小助听器都被欧美垄断。拿着这条视频,音科思创始人兼CEO张健钢带着从容、自信的笑容问大公报记者:“能帮我搭个线,让我给他们送产品吗?中国是有自产芯片助听器的,效果、性价比都比欧美的好。”

在老年人群中,听力障碍是一个常见多发现象。据《中国听力健康报告(2021)》指出,中国老年性听力损伤占比达51.61%。但这些群体中,助听器的佩戴率却不足5%,与发达国家30%-40%的数据相差甚远。

六大欧美品牌 占据中国90%市場

“问题出在哪里?我们的技术正在猛烈变化,但这个品类却停滞不前。”张健钢指出,中国助听器90%的市场份额被六大欧美助听器品牌占据,它们的产品售价往往在2万(人民币,下同)以上,昂贵得让人望而却步。而国产品牌助听器虽售价只有几百,却更像一个声音放大器,戴上后会产生嗡嗡的啸叫声,令佩戴者苦不堪言。

“这个市场在中国还是真空地带,我们可以去做一些突破。”张健钢在深圳创办的音科思公司,目标是为中度、中重度的用户提供一款好用的产品。但创业初期,他们遇到的难题和所有科技类公司一样——芯片怎么办?

“传统助听器的芯片逻辑是用硬件定义产品,他们追求低功耗。也就是用一颗小的干电池,能维持3-5天的续航。但这导致的结果是算力非常低,有新技术也装不进去。”张健钢透露,直到苹果AirPods耳机诞生,给了他灵感启发,“苹果耳机在芯片上做了非常大胆的创新。它的逻辑是用软件来定义产品,追求算力和功耗的平衡,这样的芯片能给产品带来延展性。”

技术创新方向虽已明确,但摆在音科思眼前的第二个难题是:购买芯片还是自研芯片?“2017年我们去美国购买芯片,但是对方并不愿意花费精力去接待我们,称暂时无货。后来几经波折又同意售卖,但一颗芯片的成本高达60美金。这让我们意识到,必须自己去做芯片,才能拥有定价权。”张健钢承认,研发芯片没有捷径,只能通过时间慢慢打磨。幸运的是,港科大有成熟的产业链,当中就有一家专研芯片封装的上市公司。

28nm制程工艺突破 摆脱欧美专利垄断

在港科大老师和团队的协作下,耗时3年,音科思研发出采用28nm先进制程工艺的自研芯片,不仅从技术层面上突破了国外传统助听器55nm芯片的专利垄断,还以更低的功耗实现了更高的性能和算力。

随后的2020年10月,“风筝”系列辅听耳机面世。音科思的自研芯片基于仿脑听觉模型研发的核心算法,通过模拟人脑的生物信号运作机制,给了风筝系列辅听耳机一个能不断学习的仿生大脑,可为中轻度、中度向重度过渡的听损用户提供舒适的聆听体验。同时,风筝系列辅听耳机的降噪效果按行业标准PESQ测试,在不同音量等级下,效果均优于传统高端助听器领域的六大国际品牌。

“麻省理工学院做了一个‘产品闲置率’调研,报告显示,欧美产的、均价2万以上的助听器闲置率是21%。而‘风筝’在香港做了一次测试,产品是闲置率是8.7%。但我们的目标是5%,目前还未达到。”张健钢说。

注重外观设计 摆脱“听障”标签

2022年4月,音科思“风筝KITE 2”辅听耳机上市。不仅在功能上比第一代更完善,它的外观设计也让人眼前一亮,被消费者认为是一款时尚的“耳饰”。与传统耳背式助听器、耳甲腔式ITE、耳道式ITC等不同,音科思“风筝 KITE 2”辅听耳机乍一看让人以为是一个线条流畅、设计简约的时尚蓝牙耳机。

在做前期市场调研时,张健钢和团队发现,消费者对助听器的要求不仅是佩戴舒适、有效,也希望可以更小型一些、更时尚一些,“这样的需求很合理,每个人都有对美的需求。所以我们定了一个目标,产品的颜值一定要高。”张健钢说,很多听损人力不愿意佩戴助听器除了不好用、不习惯,也是在意被他人“标签化”,而音科思“风筝 KITE 2”的设计或许可以撕掉这样的标签,“就像佩戴普通的蓝牙耳机,而非助听器。我也想告诉他们,听力下滑是自然现象,和头发变白一样,不要觉得可耻。”

此外,因为助听器的市场大多面向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他们还有一个特点:容易丢东西。“我认识一些老人家,子女从国外代购了一副几万块钱的助听器,结果老人家不小心丢失了一只。整个人的心理阴影就很重,再也不肯佩戴了。”张健钢认为,颈挂式的设计也可以解决传统助听器容易丢失的问题。

在2019年,张健钢还为女王定制了一份礼物——“Rouge胭脂扣”。

这款珠宝化设计的辅听耳机在当时受到了英国皇室的赞赏,被授予「英国皇室年度最佳意义项目」。

电商兴起助力卖货 收获反馈再升级

对科创公司而言,在技术难题突破以后,摆在眼前的又一难关是如何销售。“在中国,过去听损人士购买设备大多是在医院对面的小店,销售方式非常传统。但随着电商的蓬勃发展,我们发现渠道门槛下降了。”张健钢透露,美国也有类似的助听器创业公司,通过将线下销售流程搬运到线上,4年内市场占有率从15%翻倍到了30%,这给音科思很多灵感和启发。

但在电商的实践过程中,张健钢也发现,京东、天猫这样的成熟电商平台对新企业而言并不友好,不仅时间成本大、销售成本也大。“像音科思这种初创公司,大面积做品牌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通过创意、事件、产品力去做营销。而这样的玩法抖音是最合适的。”据悉,目前抖音也是音科思产品销量最好的平台。

除了要找准销售平台,音科思也非常注重消费者反馈。在第一代“风筝”辅听耳机面世后,音科思曾获邀进入董明珠的直播间进行直播带货,获得了不错的销量。而后,音科思主动去跟用户深度沟通,收集来自用户最真实的产品体验反馈,并据此对产品进行优化迭代。“辅听类产品有一个销售错位,就是年轻人觉得是产品刚需,但老年人认为并非刚需,当购买者和使用者是分离的时候,产品就要做好迭代和更新。”张健钢透露,从第一代到第二代,一年多的时间音科思根据消费者反馈对产品进行了上百次的迭代升级。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