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T科技 当前聚焦:锂王的桎梏:搭乘新能源“顺风车”的赣锋锂业还能走多远?

当前聚焦:锂王的桎梏:搭乘新能源“顺风车”的赣锋锂业还能走多远?

核心提示:

1.赣锋锂业(002460)是国内锂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得利于新能源汽车产能爆发带来的锂原料价格指数级增长,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一路走高,赣锋作为生产大户吃尽红利。

(资料图)

2.在一年多来的上游原料大涨中,锂电池厂商并没有等比例的将利润传递到下游,主机厂、造车新势力大多不增利,以亏损换销量,毛利率惨不忍睹。

3.建成产能和锂资源渠道是决定锂盐提取企业竞争力的关键因素。资源自给率高的企业具备更高的产能释放确定性,可以减少矿价上行对盈利的侵蚀。目前,行业马太效应加剧,强者恒强的局面愈发明显。

凤凰网科技出品

作者|张成纯

编辑|季倩

得利于新能源汽车产能爆发,带来的锂原料价格指数级增长,赣锋这两年赚的盆满钵满,净利润大幅提升,市值水涨船高,也有了扩充产能的资本。

近来,赣锋锂业不断加强上游锂资源储备,7月11日晚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拟不超过65亿元收购具有1106万吨碳酸锂储备量的Lithea公司100%股份,公司可扩建至年产5万吨碳酸锂的产能。

8月8日晚间,赣锋锂业发布公告称,上海赣锋已完成对Bacanora公司的要约收购,目前上海赣锋持有Bacanora公司100%股权。该公司旗下Sonora项目总锂资源量约合882万吨碳酸锂,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锂资源项目之一。

2022年,赣锋锂业在建项目包括阿根廷Cauchari-Olaroz、Mariana,墨西哥Sonora等海外项目,江西新余马洪四期、四川赣锋、惠州赣锋、赣州赣锋等国内项目,涵盖上游锂资源开发、中游锂产品生产、下游锂电池制造及回收等领域。

赣锋锂业2022 年中报业绩预告显示,2022 年上半年,公司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 72 亿元-90 亿元,同比增长408.24%-535.30%,预计二季度净利润36.75亿元-54.75亿元。盈利能力上,毛利率也有所上升,2021末为39.81%,2022年一季升至66.65%,净利率也同步上升,从2021年末的48.53%上升2022年一季度的66.35%。

借由新能源“东风”,2019年,赣锋的营收首次实现对天齐的反超,这个优势,一直保持到了2021年。2022年,却有了再次扭转的态势。上半年,赣锋毛利润下跌13%,天齐却持续上涨5%。

赣锋锂业的盈利能力主要靠锂价上涨所致,未来若锂价回调,也将对赣锋锂业盈利能力造成冲击。

逐鹿中上游

2010年,赣锋登陆A股,成为国内锂行业首家上市公司。2018年,又成为锂业第一家“A+H”同步上市公司。

赣锋起家,靠的是锂化合物这张王牌。

赣锋是全球第三大及中国最大锂化合物生产商及全球最大金属锂生产商。2015年,赣锋的净利润出现第一次高增长,此后增速回落,2020年,开始了新一轮爆发。

2021年,锂系列产品营收占比达76.4%。2021年,赣锋锂电池业务毛利润约2.4亿、占毛利润总额的5%,毛利润率不到12%,同期,天齐锂矿业务毛利润达16.4亿、占毛利润总额的34.5%。

在上游,赣锋拥有丰富的矿场资源,是唯一拥有卤水、矿石和云母提锂企业。赣锋坐拥澳大利亚Mount Marion、Pilbara 、宁都河源、青海海西良锂盐湖、阿根廷Mariana、Minera 等锂矿资源等国内外公司。

不过,天齐的脚步正在逼近,通过两次著名的“蛇吞象”操作,天齐已收购包括泰利森固体锂矿、以及智利的全球盐矿巨头SQM等在内的众多优质锂矿。

我国锂资源的进口依赖度非常高。锂主要来自锂矿、盐湖和锂黏土,锂矿和盐湖分别占全球锂资源的36%和58%。锂盐湖主要集中在阿根廷、智利和玻利维亚组成的“锂三角”内。锂矿山大部分集中在澳大利亚西部。目前锂盐湖开发不足,主要原因是盐湖提锂技术难度高。

在下游,赣锋的锂电池生产工艺和规模暂时还难成气候,2021年,赣锋全线锂电池的营收只有20亿,仅占赣锋整体营收的18.12%。宁德时代(300750)动力电池收入2021年已超900亿。宁德时代2021年动力电池生产系统毛利率为22%,赣锋仅为11.98%。即使不和锂电池行业龙头相比,赣锋的锂电池营收现状,甚至都很难跻身全国20强。

赣锋这个锂业庞然大物,虽然号称全球唯一产业链完整的锂龙头。2021年,赣锋锂系列产品收入高达83.2亿、占营收的74.6%。

锂化合物、锂金属合金、铷铯盐和锂化合物,是赣锋的核心产品。锂化合物包括氢氧化锂、碳酸锂、氯化锂、氟化锂等,广泛应用于电动汽车、便携式电子设备等锂电池材料及化学及制药领域。

赣锋锂业透露,其目前拥有及4.3W吨的碳酸锂产能,氢氧化锂产能为8.1万吨,全球占比28%,居世界首位。

锂金属合金包括金属锂锭、锂箔、锂棒、锂粒子等,主要用于锂电池负极材料、医药反应催化剂、合金及其他工业品材料,客户包括电池制造商及医药企业;铷铯盐系列产品包括碳酸铯、硝酸铷,广泛用于催化剂行业。

中上游产业,是赣锋的堡垒,也可能是其走出舒适圈的桎梏。

“趴在车企上吸血”?

赣锋这两年净利润的大幅提升,得利于新能源汽车产能爆发,带来的锂原料价格指数级增长。

锂下游消费主要是新能源汽车、3C及储能设备和传统工业。新能源汽车消费占比正在快速增长,预计到2025年,三者的消费占比分别为:72%、12%、16%。目前,全球锂资源近70%用于锂电池,锂电池已成为锂的第一大应用领域。其中,碳酸锂和氢氧化锂是新能源汽车涉及的两种主要锂化合物(锂盐)。

赣锋锂业告诉凤凰网科技,锂化合物产品主要应用场景是动力、储能这种新能源领域。一般而言,氢氧化锂用于制作三元动力电池,碳酸锂用于制作磷酸铁锂电池。

电池级氢氧化锂分为电池级粗颗粒氢氧化锂和电池级微粉氢氧化锂。微粉级氢氧化锂属于电池级氢氧化锂,由电池级粗颗粒氢氧化锂多加一道破碎工艺。目前市场上能成功生产微粉级氢氧化锂的企业并不多,其中衢州永正锂电和江西赣锋锂业两家规模较大。

微粉级氢氧化锂的价格较高,一方面是因为其供应量目前较少,而下游的需求稳中有增。另一方面,高镍三元材料、NCA必须使用氢氧化锂进行烧结。

氢氧化锂的门槛是技术,而碳酸锂产品同质化更高,存在价格竞争。

赣锋锂业告诉凤凰网科技,碳酸锂虽然同质化相对高一些,但同样对产品品质有要求,也考验生产工艺,技术成熟的企业加工成本相对更低。

赣锋在去年平均售价低于市场价格,但赣锋和很多锂矿和包销都有长协价,成本压力小。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价格一路走高,让赣锋作为这两者的生产大户吃尽了红利。

同时,赣锋拥有6.15%股权的pilbara公司,在去年股价飙升,产生了超过22亿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让赣锋的盈利表现更上一层。在这一波新能源大爆炸中,赣锋“进可攻、退可守”,“踩”在其下游锂电池的肩膀上,尽情躺赢。

在广汽集团(601238)董事长曾庆洪看来,目前动力电池的成本依旧占据新能源汽车的40%乃至60%,并且还在不断增加,由于电池成本的增加,导致了众多整车厂不赚钱。

曾毓群不愿意为车企不赚钱“背锅”,他认为上游材料涨价才会导致电池厂商成本增长,且矿产资源还不是“元凶,资本炒作才是电池原材料上涨的真正原因。

在一年多来的上游原料大涨中,锂电池厂商并没有等比例的将利润传递到下游,主机厂、造车新势力增大多不增利,以亏损换销量,毛利率惨不忍睹。

下游主机厂diss动力电池占了高达40%-60%的成本,动力电池厂不愿意为车企不赚钱“背锅”,认为上游材料涨价才会导致电池厂商成本随之增长,且矿产资源还不是“元凶,资本炒作才是电池原材料上涨的真正原因。

赣锋锂业认为,原因主要还是在供需错配上。

首先是行业发展迅速,上下游都在扩产,但是上游天然无法匹配下游的投产速度,尤其是海外的资源项目,各类影响因素会更多;其次是在19~20年,低迷的原材料价格导致大量锂矿项目停产、破产,减少了供给;最后是有些厂商会按照新增的产能规划来提前备货,也相当于减少了一定的现货流通。

赣锋锂业告诉凤凰网科技,锂精矿成本走高,上游也同时承担了一定的压力与风险。赣锋最近一直是在加快资源项目的建设进度,希望能尽快投产,补充一些行业供给。

向上还是向下?

德勤咨询认为,建成产能和锂资源渠道是决定锂盐提取企业竞争力的关键因素。

头部企业已建成产能大,且拥有稳定锂原料来源,行业议价能力强,达到满产,并且积极扩充新产能。而不具备矿场资源的小企业,主要选择通过给行业领先企业代工的模式发展,闲置产能达到一半甚至更高。

资源自给率高的企业具备更高的产能释放确定性,可以减少矿价上行对盈利的侵蚀。目前,行业马太效应加剧,强者恒强的局面愈发明显。

赣峰的销售策略是绑定车企,而非绑定电池厂,赣峰认为未来是车企主导供应链。赣峰计划将国内矿石提锂产能逐步切换到氢氧化锂生产,以保证氢氧化锂的产量和质量,更好地锁定高端大客户的订单。

2021年11月,赣锋锂业与特斯拉签署《产品供应合同》,约定自2022年1月1日起至2024年12月31日,由公司及赣锋国际向特斯拉供应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

对于赣锋这样布局全产业链的企业,有更多的选择空间,也意味着更长的决策周期和决策成本。

在新能源汽车风口的下半场,作为千亿锂王的赣锋,在保持自己中游优势的同时,是往上游扩充锂矿资源,还是押注锂电池生产以及电池回收?

在赣锋的计划中,公司将先后收购荷兰SPV、Millennial、Bacanora、SRN、Litio 等锂矿,扩张锂源版图。到2025年,将形成不低于60 万吨LCE 锂供应。

但是上游产能的释放,即将面临饱的瓶颈。上游原材料增长的根源,并不完全是锂的供不应求,而是时间差产生的:建成一个完备成熟锂矿的时间,远长于汽车整车制造厂的建立,前者需要1-2年,后者则只需3-6个月。2020年下半年到2022年上半年,正好是一轮时间差的长度。

赣锋开展锂电池业务,有上游的价格优势作为支撑,但价格成本也有转换为负担的风险,甚至有用整个中上游供养锂电池的可能。其困境在于:其锂电池生产技术没有壁垒,锂电池回收行业也较为鱼龙混杂。

为了加快锂电板块的发展,赣锋也下了血本:在2021年完成了赣锋锂电的增资扩股,引入了20多家战略投资人;控股子公司赣锋锂电正在筹划及建设包括江西省新余市年产5GWh新型锂电池项目、重庆两江新区年产10GWh新型锂电池科技产业园及先进电池研究院项目,以及广东惠州的高端聚合物锂电池研发及生产基地。

依托在上游锂资源供应的先发优势,赣锋锂业的锂电池业务已布局消费类电池、聚合物小电芯、固态锂电池、锂动力电池、储能电池等五大细分市场。

近日,赣锋官宣进军固态电池,将在重庆建成全国最大的生产基地,赣锋锂业想在下游市场多分蛋糕的野心,已相当明显。

从今年上半年数据来看,赣锋锂业锂电池板块实现营收7.64亿元,同比增长84.3%,是该公司业绩增幅最大的板块。但电池的技术壁垒更高,如果没有技术作为支撑,强行抢占风口,也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关键词:

氢氧化锂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全部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站全部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作参考,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网站信息 备案号:苏ICP备2022030477号-3 - 新知商讯——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苏B2-20221286 ——合作/投稿联系微信:nvshen2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