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知商讯 苏纳克就任首相开始“纠错” 警告“不团结就灭亡”

苏纳克就任首相开始“纠错” 警告“不团结就灭亡”

“政治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之一”“深陷经济危机之时”“二战后英国领导人面临的最艰难的遗产”……伴随着外媒对英国现状一系列沉重的描述,苏纳克在25日接受国王查尔斯三世的任命,正式成为英国首相。未获得一张选票、未作出任何公开承诺,苏纳克在一场仓促的竞选中获胜,他能否担负起重振摇摇欲坠的国家的艰巨任务?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保守党或许并非在苏纳克的掌控中,但处理经济政策将是他的强项。不过2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英国以自由市场为主导的经济模式有其自身演变规律,并非某位首相上台制定某些政策就能在短时间内使经济增长回升。25日,苏纳克在唐宁街10号前发表讲话称,他将“纠正”其前任特拉斯犯下的一些错误。

苏纳克就任首相开始“纠错” 警告“不团结就灭亡”

英媒猜测新内阁“谁进谁出”

当地时间25日上午,特拉斯召开内阁会议,之后,她在唐宁街10号前发表了简短的告别演说。英国广播公司的直播画面显示,特拉斯面带微笑、神情轻松,称自己担任首相、领导全国哀悼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并迎接查尔斯三世登基是一种“巨大的荣誉”。英国舆论批评称,特拉斯在演说中没有为自己造成的金融混乱而道歉,英国普通家庭却要为她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据法新社报道,特拉斯25日向查尔斯三世递交辞呈后,苏纳克前往白金汉宫接受任命,接着返回唐宁街10号发表讲话。他称,英国正面临“一场深刻的经济危机”,疫情仍在持续,俄乌军事冲突对能源市场和供应链造成了破坏。苏纳克表示,特拉斯想要促进经济增长并没有错,“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但在她试图作出改变的过程中“犯了一些错误”,自己成为首相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纠正它们”。谈到俄乌冲突,苏纳克称这是“一场必须成功结束的可怕战争”。

据英媒报道,预计苏纳克25日开始着手组阁事宜。《每日电讯报》25日说,鉴于目前英国的不稳定局势,苏纳克或将保留部分现任内阁成员的职务,毕竟他们当中大多数人才上任一个多月。十多天前刚成为财政大臣的亨特被广泛认为将留任,以避免引发更多市场动荡。《卫报》称,他目前致力于10月31日公布的财政计划,这将是对苏纳克政府的第一个重大考验。

有分析称,苏纳克需要一名女性担任重要内阁职务,最明显的选择是让前国防大臣莫当特出任外交大臣。尽管苏纳克的一些支持者对她在此次党首竞选中拒绝尽早退出而感到恼火,但她是善于沟通的人。不过《每日电讯报》称,现任外交大臣克莱弗利也有希望留任。

“谁将出局?”《卫报》认为,国防大臣华莱士曾与苏纳克发生过冲突,他可能会下台。特拉斯显然很有可能不再担任要职,作为她最亲密的盟友,卫生大臣科菲有理由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

“欣慰、愤怒、担忧……”

作为“80后”印度裔,苏纳克打破多项英国首相的“第一次”纪录上台,然而摆在他面前的是异常沉重的任务。历史学家安东尼·塞尔登对路透社说,苏纳克的执政也将受到其前任所犯错误的约束。

“欣慰、愤怒、担忧,某些情况下感到挫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5日说,英国保守党议员和政府顾问们目前的心情各不相同。苏纳克的上台可以直接归因于过去几个月的混乱,他被视为可靠的人选,因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通过大型政府支出项目帮助企业和民众而赢得赞誉。现在,苏纳克的任务很明确:给英国带来平稳。然而,2022年的保守党被党派之争和分裂的忠诚所定义,这使得约翰逊和特拉斯都无法继续执政。据《卫报》报道,24日对保守党议员发表讲话时,苏纳克警告现在是“不团结就灭亡”的时候了。他称,自己将结束保守党的钩心斗角,并优先考虑“政策而不是个人恩怨”。

在CNN看来,在可预见的将来,管理保守党可能并非在苏纳克的掌控之中,但处理经济政策与国际伙伴关系将是他的强项。“他在政治之外拥有丰富的全球经验,担任财政大臣期间与世界上的各种人物打交道。他善于跟人沟通,当谈论经济时,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蒂姆·贝尔说。

“政治蜜月期可能很短”

不过《泰晤士报》一篇盘点和分析苏纳克政策的文章针对他实施紧缩计划的难度打上了5分(最难为5分)。英国《经济学人》25日称,苏纳克在没有获得一张选票的情况下仓促担任首相,他的一个巨大弱点在于,自己是全球化的赢家之一,但其所在政党和国家却因全球化成为失败者而变得躁动。平衡收支需要作出一些极不受欢迎的决定。

《经济学人》称,理论上来说,苏纳克在2025年1月之前不需要面临选举。然而24日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56%的英国受访者认为应提前举行大选。文章说,随着苏纳克采取行动填补财政缺口,从而加剧民众的生活成本危机,要求提前大选的呼声或将更加响亮,“英国新首相的任期比离任的特拉斯长,但长期执政似乎不太可能”。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副研究员皮尔近日也表示,英国的现状是“一片狼藉”,“苏纳克的政治蜜月期可能很短”。

在处理外交事务方面,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英国研究中心智库研究员李冠杰2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苏纳克政府的执政方向或许不会以对外关系为主,而将采取以经济为主导、关注重点“向内转”的政策,“要处理对华关系和对俄关系,苏纳克政府已然力不从心”。

谈及对华关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对《环球时报》分析说,苏纳克将很难形成系统性的对华政策。“此前他担任财政大臣时更倾向于从对华经贸合作的方面看待两国关系。但在今夏同特拉斯角逐保守党党首时,他也发表过对华强硬言论。因此,如何处理同中国的关系,协调此前两种不同的态度,将成为对苏纳克的一种考验。”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特约记者 冯亚仁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柳玉鹏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