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消费 《名利场》封面文章:库克为什么要全力打造苹果Vision Pro?

《名利场》封面文章:库克为什么要全力打造苹果Vision Pro?

  当地时间周五,苹果(185.85, -1.01, -0.54%)公司备受瞩目的MR头显Vision Pro将正式发售。今日,《名利场》特约记者Nick Bilton发表文章,通过实际造访苹果总部、切身佩戴体验,并采访苹果CEO蒂姆·库克和知名导演卡梅隆等人,对Vision Pro的开发、功能和体验等鲜为人知的内容进行了全方位揭秘。新浪科技对全文进行了编译。

  以下为正文内容:

  当蒂姆·库克第一次体验Vision Pro时,它还没有名字。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可能是六年、七年,甚至是八年,当时苹果还没有建造Apple Park新园区。在老园区Infinite Loop的边缘,有一座不起眼的低层建筑,被称为“马里亚尼1号”(Mariani 1),它的窗户是被遮住的。这个地方是如此神秘,以至于被称为苹果的“秘密行动”场所之一。

  在苹果工作的数千名员工,几乎所有都从未涉足过其中。它有多重门禁,牢牢锁住前后门。作为CEO,库克当然可以去任何地方。于是,他漫步经过这里,看到了研发人员畅想中的一些产品创意:包括可折叠iPhone、带有可伸缩键盘的MacBook,以及透明电视。几乎所有的这些设备都永远不会离开这座大楼,它们被锁在箱子里,然后再放入上锁的柜子里。

  不起眼的庞然大物

  毕竟,这座建筑对苹果来说是一个传奇,它正是iPod和iPhone的发明地。如今,库克在这里又看到一件新产品Vision Pro,当时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当库克看到它时,Vision Pro产品组副总裁Mike Rockwell也在那里。库克告诉我,它就像一个“怪物”。库克被要求坐下来,这个“巨大的”机器也被套在他脸旁。它很粗糙,就像一个巨大的盒子,里面有屏幕,六个屏幕层叠在一起,摄像头像胡须一样伸出。

  库克说:“我当时并没有真正戴它,因为无论怎么想象,它都是不可穿戴的。”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因为脸部两侧有大风扇在不停地旋转,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当时,这个装置(Vision Pro)的线缆还穿过地板,延伸到另一个房间。在那里,被连接到一台超级计算机上。按下按钮,灯亮起来,中央处理器(CPU)和图形处理器(GPU)开始以每秒几十亿次的速度跳动。

  接下来,库克神奇地发现自己“登上了月球”!他就坐在那里,竟然坐在了月球上!与阿波罗11号的宇航员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和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 )一起。他环顾四周,在点缀着星星的黑色天空下,看到了古老尘埃幽灵般的发光。太壮观,太神奇了。在远处,就是地球,一个蓝点。魔幻般的感觉。

  显然,库克并不是真的在月球上。他还在苹果园区那个神秘的房间里,还能看到Rockwell和其他苹果员工,也能看到自己的手。当时 ,库克就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就像宇宙在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他知道,这就是计算、娱乐、应用和记忆的未来,这个缠在他头上的粗糙仪器将改变一切;他知道,苹果必须要让这款设备成为下一个新产品类别。

  但库克不知道的是,他的工程师们将如何将这台需要在另一个房间里使用超级计算机、风扇和多个屏幕的设备,缩小到一副护目镜的大小,且重量只相当于一盒意大利面。库克说:“多年前我就知道,我们会取得成功。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我知道我们会到达那里。

  现在,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第一代Vision Pro是一个鞋盒大小的白色立方体,将于周五正式发售,数以万计的苹果粉丝和早期用户已经预订完毕。对于这一小部分忠诚用户,很容易接受Vision Pro。但库克和其他高管都清楚,他们仍要说服其他所有人在其日常生活中使用,无论是为了工作、娱乐,还是冥想或捕捉最超现实的家庭记忆,或者以上所有这些。

  而且,还需要花3500美元购买这台所谓的空间计算机。其实就是一款头显设备,且还无法利用它访问Netflix(564.64, -2.87, -0.51%)和YouTube等流行的应用程序,至少现在还不能。让人们试用Vision Pro并不难,但购买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尽管一些提前试用它的用户都在热情鼓吹它的神奇。

  当我问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第一次接触Vision Pro的情景时,他说:“简直就像宗教皈依一样。一开始我表示怀疑,想着不会向苹果这位伟大的神灵低头,但我真的、真的被惊呆了。另一位著名的电影制作人乔恩·法夫罗(Jon Favreau)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称自己被“震撼到了”。

  与其他VR有天壤之别

  我没有观看库克在去年6月份关于Vision Pro的主旨演讲,没有阅读那些剖析它的博客文章,也没有阅读社交媒体上那些毫无依据的猜测。因为对于这类产品的“剧情”,我以前都看过,知道第一幕是什么样子,第二幕是什么,以及最终是如何结束的。

  早在2013年,在洛杉矶的一间会议室里,我第一次把Oculus VR头显绑在头上。当然,这很酷。当我玩一款视频游戏,也发出了几声惊叹。但几分钟后,我感到像患了幽闭恐惧症。到中场休息时,我陷入了一种生存危机,也许我已经不再生活在现实世界中,因为我只能在虚拟世界中看到自己。

  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图形变得更流畅,芯片变得更快,同样的事情也不断发生在每一款新的VR设备上。Rift、Vive、Quest、Quest 2和Quest 3,我都用过一两次,然后就放进了地下室的抽屉、橱柜或盒子里,因为我不想感受把东西放在脸上的幽闭恐惧症。

  去年8月,我被邀请到苹果的洛杉矶办公室,也就是Beats的所在地,体验我认为会是另一个VR设备的东西。我坐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有白橡木家具和抛光的地板,但当时我想的是:从这里回家需要多长时间,以及我是否会走当地的街道,因为到那个时候405公路将是一场噩梦(堵车)。

  我坐在灰色的沙发上,一位苹果员工让我拿起面前的Vision Pro,戴在头上,我很不情愿地这么做了,只是想把这件事做完而已。接下里,正如我所预料的,和其他VR头显一样,世界消失了。但这只持续了几秒钟,因为数字幕布拉了回来,背后是真实的世界。我能看到我的胳膊和腿,然后苹果App的图标就像一个五颜六色的幽灵一样出现在我面前。

  它与其他VR头显之间的距离,就像Gulfstream G800私人飞机和儿童自行车一样遥远。就像我用手指在第一代iPod的滚轮上滚动,或者用手指和拇指在第一代iPhone上放大图像一样。有了Vision Pro,我可以查看App的图标,只需将手指放在一起,App就会打开,然后它就挂在我面前,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清晰的解决方案。我可以用手滑动图像,用手指移动东西。与其他VR头显不同,必须使用笨拙的的控制器;有了Vision Pro,你的眼睛绝对可以无缝地变成鼠标。

  当我告诉库克我的经历时,他对我说:“这太令人兴奋了。我们生活在一个3D世界里,但当前我们享受的内容却是平面的。”

  在第一次演示中,我“去了”俄勒冈州标志性的胡德山(Mount Hood)层状火山,我可以听到和看到一百万颗雨滴掉进镜湖(Mirror Lake),让我感觉自己就在其中,唯一缺少的就是被雨水浸泡的土壤的泥土气味。我在半空中与图形互动,比我以前见过的任何东西都要清晰。我用手指触摸它们,而不是用鼠标或键盘。我第一次看到了空间视频。

  用“震惊”一词来形容这一功能也显得轻描淡写。你实际上感觉到那个人就在你面前,你可以伸手触摸他。我看到了100英尺宽的电影片段,它比任何IMAX都更清晰。更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周围的世界,就在那个房间里。而且,我并不觉得与世隔绝或患有幽闭恐惧症。我就在那里,一下子去了所有的地方。

  那天,我离开苹果的办公室后,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打开笔记本电脑,虽然是一台相对较新的电脑,但感觉就像是从远古时代的废墟中捡出来的遗物。

  到了第二次演示,我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哑口无言。几个月后,我又回到了苹果位于洛杉矶的办公室。两名苹果员工把我带进了一个房间,我戴上Vision Pro,窗帘被拉开,我看着它们。这一次唯一的不同是,我喝了一杯茶。在这个新的演示过程中,我伸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当我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的一个手指也随着移动。尽管是演示,但与现实似乎没什么不同。

  我困惑地问道:“等等,我看到的是什么?这是真的吗?”不,你看到的是我们实时渲染的视频。”其中一名员工解释说。我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说不出话来。我以为我看到的是真实的世界,所有的数字奇迹都是在这个世界之上的。换言之,Vision Pro是透明的,然后将技术置于其上。在事实是,情况正好相反。

  当我把这段经历告诉卡梅伦时,他对我说:“我认为这不是进化,而是革命性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已涉足VR领域18年。”他解释说,它之所看起来如此真实,是因为Vision Pro在我的眼睛里写入了一张4K图像。“这相当于一台75英寸电视在你每个眼球上的分辨率,2300万像素。”相比之下,4K电视的平均像素约为800万像素。苹果的工程师并不是从4K显示屏的一角切下一个长方形,然后把它放到Vision Pro上,而是以某种方式将两倍的像素压缩到你的眼球那么小的空间中。对于像卡梅伦这样在VR领域工作了近20年的人来说,这“解决了所有问题”。

  真的不能再小、再轻了

  但是,即便拥有所有这些奇迹,而且2300万像素也足够清晰,以至于你无法区分现实和数字合成,仍有一些问题苹果没有解决,或者说至少现在还没有。如果要说对Vision Pro还有有什么抱怨的话,那就是它的大小和重量。相信大家都听说过关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一段传奇轶事,那就是利用鱼缸里的水来检测一代iPod的体积是否做到了极致。

  Vision Pro的重量大约是20盎司(约合567克),听起来可能不是很重,那是因为你没有整天把它戴在脸上,还要走来走去。VR先驱Carolina Cruz-Neira称,设备放在你脸上的方式,真的会影响你对这项技术的反应。他说:“我在VR领域工作了30多年,除非能把潜水面罩从脸上摘下来,让它显得不那么突兀,否则就无法让它成为一项大规模采用的技术。这种水肺潜水面罩的大小和重量问题不可能在一年内解决。”

  从很大程度上讲,这个问题将决定Vision Pro是否会在财务表现上取得成功。虽然苹果的高管只会告诉我,目前的销售数据令人兴奋;但华尔街分析师认为,苹果开启网上预订后的第一个周末仅售出了大约18万部。摩根士丹利(87.27, 0.45, 0.52%)预计,未来五年的年销量将达到200万至400万部,从而成为苹果的一个新产品类别。而其他人,如苹果供应链分析师郭明錤等人认为,在一段时间内,它仍将是一种小众产品。但几乎所有与我交谈过的分析师都认为,它最终会走向成功。投资公司Wedbush Securities高级分析师Dan Ives称:“我们认为,几年后它会像太阳镜一样,售价不到1500美元。”

  苹果工业设计副总裁Richard Howarth称,Vision Pro是由镁、碳纤维和铝制成的,这些是地球上最轻的材料,没有更轻的替代品。Howarth说:“我们无法让它更轻或更小。这就是最先进的技术。”我在苹果采访的其他所有人都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苹果负责全球市场营销的高级副总裁Greg Joswiak说:“感觉就像我们已经到了未来,打造了这款产品。你现在是把未来戴在脸上。”Rockwell也是如此,他我:“我们在这么小的空间里装了尽可能多的技术。”

  库克还告诉我:“如果你愿意,可以躺在沙发上,把显示器放在天花板上。我就在天花板上看了《足球教练》( Ted Lasso)第三季,太不可思议了!”当我回到家,连接上Vision Pro时,我在天花板上观看了《福特Vs法拉利(379.25, -10.20, -2.62%)》(Ford v Ferrari )。通过空间音频,感觉就像是Ken Miles的福特GT40就在我的房间里。库克说:“与我经历过的其他任何事情相比,冥想是在一个不同的层次上。我冥想了很长时间,用它来提高工作效率。”

  使用Vision Pro虚拟键盘打字,有点像用脚趾夹着笔写字。它并非不可能,但不切实际。但当我戴着Vision Pro打开MacBook Pro时,屏幕突然出现在我的增强现实(AR)中,我可以无缝地工作了。事实上,我现在就是戴着Vision Pro,在MacBook上写下你正在阅读的文字。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现在看着我,你会认为我看起来就像《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中的Tom Cruise,只是稍微帅了一点。然后是那些空间视频,我录制和观看了几十个我的孩子们玩耍和交谈的空间视频,重温那些看似平凡但当又如此情感沉浸的时刻,就像走进了一个活的、呼吸的记忆中。同样,很难描述那里的环境有多逼真,但我发现自己定期回到镜湖,关掉所有的通知,就坐在水边,平静地看着雨,听着雨,持续5到10分钟,然后再回去工作。

  使用这款设备还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例如,当你在一个房间里使用Vision Pro,然后转到另一个房间,打开同样的应用程序,你必须环顾整个房间才能找到它,有时它在天花板或地板上。有一天,我找不到我的短信应用程序,转身发现它在我的浴室里。

  没有Vision Pro就像没有iPhone

  在过去的两周里,随着我使用Vision Pro的次数的增多,发现一个问题,不是重量、大小,或者价格。

  当我摘下Vision Pro时,其他所有的设备都显得单调乏味:75英寸的OLED电视感觉像是90年代的CRT,iPhone感觉像是昨天的翻盖手机,就连我周围的现实世界也给人一种令人惊讶的平平无奇的感觉。这就是问题所在,就像我无法想象开车没有音响一样,没有手机与人交流或给孩子拍照,在没有电脑的情况下工作。我甚至能够想象到,将来没有增强现实的生活。当我们越来越多地被科技所包围,以至于我们像渴望毒品一样渴望这款头显,就像我们今天渴望我们的iPhone一样。

  我深知,Vision Pro太让人身临其境了,但我想做的就是通过它来看世界。一位硅谷投资者对我说:“我确信,这项技术非常出色。我仍然认为,也希望它失败。苹果给人的感觉越来越像一家科技领域的芬太尼(止痛药)经销商,只是伪装成一家康复服务提供商。”言辞刺耳,但他感受到了我们所有人的感受:人类沦为了智能手机的奴隶。

  我没有问库克这件事,因为我直到几天后才意识到这一点。但我确实问过他,技术发展是否太快了。如果所有这些,AI、空间计算,以及我们对技术的依赖,这一切是否都太多了。

  我问库克:“这一切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库克说:“我认为这很难准确预测。”我又问:“但这是你们做的,自己也不能预测吗?”

  库克告诉我:“我们所做的,就是对一些事情感到非常兴奋,然后我们开始研究,看看它会把我们带到哪里。是的,我们已经取得了进展,也有明确的观点,但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探索和摸索的过程。他总结道:“有时候,这些点是相互联系的。它们会把你带到一个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但问题是,我们即将去的地方,即Vision Pro所打造平的空间计算时代,是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还是会成为下一项必需品技术,让我们无法生活在一个没有增强的世界里?我认为Joswiak说对了一半,“感觉就像我们已经到了未来,打造了这款产品。你现在是把未来戴在脸上。”

  我认为情况正好相反。苹果正在带领我们进入未来,进入一个新的计算时代。我们中的一些人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那里,另一些人则被拖着、踢着和喊叫着。但我们都要去,要去月球,环顾四周古老尘埃在繁星点缀的黑色天空下幽灵般的发光;我们知道,这就是计算、娱乐、应用程序和记忆的未来。总之,Vision Pro将改变一切。

(来源:家电消费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全部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站全部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作参考,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网站信息 备案号:苏ICP备2022030477号-3 - 新知商讯——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苏B2-20221286 ——合作/投稿联系微信:nvshen2168